迎接和平之君 —–不一樣的聖誕節

救主降臨節期信息系列(五):

迎接和平之君 —–不一樣的聖誕節

弟兄姊妹平安,走過四個禮拜「救主降臨」的默想,我們今天的心情好像牧羊人,終於來到馬槽,近距離看看嬰孩耶穌;或像東方博士,千山萬水終於看到小孩耶穌。

今年的聖誕慶祝很不一樣,從負面看,我們不能實體的聚在一起,缺了盡情的歌唱、不能欣賞小孩精彩的表演、也錯過了滿桌美食的愛筵,沒有了親切熱鬧的氣氛,我們可能會感到若有所失。但是從正面來看,我們有更多的空間和時間,去注意聖誕的主角耶穌基督,專注的去敬拜、默想、親近祂。

你要知道,耶穌降生是要消滅比新冠肺炎更可怕的病毒,就是使人與神、與自己、與別人隔絕的罪;從亞當夏娃開始,很多人在這病毒摧殘下受苦,也白白的過了一生。人類透過藥物和科學、政治與權能、教育與文化,甚至宗教與修行,希望研發出疫苗來消滅罪這個病毒,有時好像見效,但都無法根治,而且這病毒不斷變種,產生了殺傷力很大的各種社會現象,例如家庭的破碎、吸毒、濫性、生態環境的污染、人口販賣、死傷無數的世界大戰、恐怖主義、種族清洗等,帶來個人身心、家庭、社會和世界很大的破壞。

人心一直等待有效的疫苗,能救我們脫離罪和罪所帶來的各種痛苦。耶穌就是神賜下恩典的疫苗,不是人研發的結果,服用這疫苗,我們可以過一個健康的人生,而且得到永生。

耶穌有一個永恆的名字,叫做「我是I AM」。耶穌道成肉身,降世為人,被當時的猶太領袖質疑祂的神性,祂告訴他們: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還沒有出生之前,「我是」I AM-我已經存在了。耶穌的「我是」表明了祂是自有永有的神,保羅在歌羅西書二9告訴我們,耶穌有神性一切的豐盛,我們若有耶穌的生命,住在祂裡面,我們就得了這豐盛。過去四個星期,我們從耶穌的降生,來看祂他所賜的光明、愛、喜樂與平安。深盼你都能得著。

耶穌在黑暗之處賜下光明,叫瞎眼的看見,叫迷路的找到方向,叫絕望的有盼望;然而,耶穌不但賜下光,祂就是光,I am the light。我們接受祂,就有了生命的光,就有了不會熄滅的光,永存的光。

耶穌愛罪人,赦免他們;愛有病痛的人,醫治他們;愛被遺棄的人,擁抱他們。然而耶穌不但愛,祂就是愛,God is love. 我們回應祂的愛,就有了神永遠的同在,就有了永不改變、永不止息的愛。

耶穌賜下陽光雨露,叫萬物生長;厚賜百物,叫我們不致苦愁;祂以五餅二魚,餵飽五千人。然而,耶穌不但賜糧食,祂說:我就是生命的糧,I am the bread of life,是生命的活水,我們吃祂喝祂,就如吃美物,享肥甘,心中有飽足的喜樂。

耶穌賜下平安,叫我們在苦難中可以放心,在危險中不致膽怯。然而,耶穌不但賜平安,彌迦先知說:祂就是平安,He is our peace,住在祂裡面,就是住在平安裡面,我們就可以享有全人健康的平安--shalom。

耶穌降生不但使我們得永生,也要使我們在今生得著祂的豐盛,得著光明、愛、喜樂和平的人生,還有很多很多,你要嗎?只要你虛心來到他面前,回應祂的愛,順服祂真理的光,天天吃祂喝祂,直到祂的生命取代我們舊人的生命,而且定居在祂裡面,不離開。這樣,你就得到祂所應許豐盛的生命,是的,就在今生。

 

 

 

 


迎接和平之君—–戰爭中的和平

救主降臨節期信息系列():

迎接和平之君—– 戰爭中的和平

聖誕故事有許多感人的片段,其中一段就是天使向牧羊人報喜訊說:「今天在大衛的城裡,為你們生了救主,就是主基督。」忽然有一大隊天兵,同那天使讚美神說:「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,在地上平安歸於他所喜悅的人」。以賽亞先知所預言的嬰孩耶穌將要成為和平之君,為人類帶來平安與和平(九6)。

平安一詞在舊約希伯來文是shalom,中文譯作沙龍,包含了平靜、穩定、和諧、完整、健康、興旺等意義。平安不只是沒有災難,更是指榮耀神、討神喜悅的健康人生,也是人與神與人和好的人生,事實上人間大部份的災難是人與人,國與國之間不和引起。耶穌來要拆毀人與人之間的牆,帶來真正的和平。

我們都渴望平安,可是生活在現代的社會,頻繁的人際戰爭使我們心靈疲倦:家人因相處不來的熱戰冷戰、同事之間的糾紛、社會又有種族歧視和暴亂,今年總統大選,不同的政見甚至影響了基督徒之間的彼此相愛。眼前中美兩個強國之間的張力正在升級,我們都擔憂世界正走向一個很危險的方向,將出現新一輪的冷戰。

其實人類歷史就是一部個人、民族與國家之間的戰爭史。神卻應許要建立一個永遠和平的國度,神要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,在基督裡都歸於一。以賽亞書第二章和十一章描繪了這國度的景象:「國民將刀打成犁頭,把槍打成鐮刀,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,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。」不只是人類社會,連自然界和生物界也是一幅詳和的圖畫:「豺狼必與羊羔同居,豹子與山羊羔同卧;少壯獅子與牛犢同群,小孩子要牽引他們。」總括來說,就是:「在神聖山的遍處,這一切都不傷人,不害物。」先知胸有成竹的說: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。

基督徒都相信,這就是主耶穌再來時要建立的國度。我們也相信:建立這國度的工程已經開始,主也徵召我們在世上作和平之子。耶穌在登山寶訓說:「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,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」。八福裡面,唯有這一條與我們的身份有關,有神生命的人,必然像他們的主一樣,在人際關係中結出和平的果子,也願意承擔使人和睦的使命。

2008年,有一群日本基督徒,由兩位姊妹發起,憑着信心來到中國,為南京大屠殺向中國人道歉。她們走訪倖存的受害者,當面向他們道歉,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門前向來參觀的人公開道歉,求神醫治中國。三年之久,她們與中國當地教會聯繫,也去了不同的地方做和解的服事,得到饒恕和肯定。回到本國,也在東京的大學裡放影片,與學生分享。她們這樣做免不了受到本國人的辱罵和威木月胁,但她們認定基督徒應超越民族和國家之間的恩怨,在基督裡合而為一,成為推動和好的民間力量。她們真的活出了和好的生命與樣式,使我們感動。

 

要與人和好真的不容易,首先要處理自己裡面因私慾引起的鬥爭。雅各說:「你們中間的衝突和爭執是那裡來的?不是從你們裡面私慾的交戰而來的嗎?」(四1)我們因人性的矛盾,裡面常有戰爭。需要耶穌來平定裡面的內亂,才有能力面對外面的人際張力。箴言說:「人所行的,若是蒙耶和華喜悅,耶和華也使他的仇敵與他和好。」(十六7)

深願這個聖誕節,我們敞開自己,迎接和平之君,並且加入他的隊伍,做一個和平之子。我們可以在五個層面建立shalom--平安和好的生命。

第一,與神和好,這是神的恩賜,我們虛心認罪悔改,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,就可以與神和好。這是所有平安的根基,有了與神和好的生命,就有了盛接平安福氣的器皿。

第二,內心和諧,這是順從聖靈的果子,生命愈成熟,內心愈多平安—軟弱時蒙赦罪的平安,苦難中蒙保守的平安,迷茫時蒙引導的平安,心靈破碎時蒙醫治的平安等。

第三,與人和好,這是一生的工夫,需要不斷的學習。這也是事奉蒙神悅納的先決條件。耶穌說:「你在壇上獻禮物的時候,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,就把禮物留在壇前,先去同弟兄和好,然後來獻禮物。」(太五23)

第四,幫助人得著福音的好處,與神和好。神已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份賜給我們(林後五18),這是每個基督徒的天職。

第五,使人和睦。腓立比教會有兩位很有傳福音熱誠的姊妹,但是他們不同心,失去了和睦。保羅請求教會的監督和諸位執事做和平的使者,幫助這兩個女人(腓四2-3)。和平之子是門徒訓練/靈命塑造很重要的環節,學習如何處理人際衝突,恢復在基督裡的和好關係。

今天,我們在耶穌兩次降臨之間來記念聖誕節。主第一次來是上帝的羔羊,為罪人成全救恩,使我們可以與神和好,也與人和好;第二次他來是上帝的獅子,要在神的國裡作和平的君王。這國度的工程已經開始,和平之君在徵召和平的使者,你我願否回應?禱告結束。

 


迎接和平之君—–愁苦中的喜樂

救主降臨節期信息系列(三):

迎接和平之君—–愁苦中的喜樂

邱清萍

救主耶穌降生不但使我們在黑暗中有盼望,也賜下真愛,驅走我們的恐懼;而且使我們在愁苦時竟然可以有喜樂。

路加福音第一章記載:天使向牧羊人報告一個大喜的信息。今年我們聽到的壞消息太多了,盼望救主降臨的好消息能把我們心中的愁苦,隨著2020年一同結束。想一想,上次你有大喜的心情是甚麼時候?是甚麼事情?人快樂就會載歌載舞,聖誕節是最充滿詩歌的節日,我很懷念在我青少年時代,過聖誕節最喜歡的活動是報佳音,我們不但整晚唱、在教會唱、在街上邊走邊唱、逐家逐戶的唱,教會裡的大人都預備了美味的甜品,逗我們到他們的家報佳音。唱得好不好聽不重要,裡面有喜樂,詩歌樂音就會湧流出來。現代教會已經沒有這樣報佳音,卻在大商場有快閃族(flash mob),唱出喜慶洋洋的聖誕歌,讓更多未信主的朋友可以跟我們一同歡慶,可惜因疫情緣故,恐怕今年聽不到。不過不要緊,豐榮團契給你補償,12/24會有大家唱,彼此口唱心和,把聖誕的歡樂唱出來,好不好?你要來啊,還要帶朋友來! 

事實上,聖誕故事裡有四首詩歌,除了第一講所提到的撒迦利亞之歌,還有天使向牧羊人報佳音唱的榮耀頌,西面之歌,及今天我們要談的馬利亞的尊主頌。這首歌記載在路加福音第一章46-55節,以兩個平行句子開始:「我心尊主為大,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。」後面有三組對比的句子:狂傲者被趕散,謙卑者蒙顧念;有權者失位,卑賤者升高;富足者空手回去,飢餓者得飽美食。

這首歌思想的泉源來自舊約撒母耳記上第二章「哈拿之歌」,哈拿因自己不能生育,被丈夫另一個能生育的妻子欺負,聖經說:「哈拿心裡愁苦,就痛痛哭泣,向神禱告,求神眷顧她的苦情,賜她一個兒子。」結果神聽禱告,賜她一個兒子,就是撒母耳。

哈拿之歌很明顯是針對她的對頭說的:「人不要因誇口說驕傲的話⋯,不生育的生了七個兒子,多有兒女的,反倒衰微」等。弟兄姊妹,你受了氣要出氣,想罵人,在神面前罵是最安全最有益的。神除了安慰保護你,也會幫助你更認識自己、更認識神。哈拿在痛苦裡,認識到自己的軟弱無助,神卻是無可比的,他使人死,也使人活;使人貧窮,也使人富足;使人卑微,也使人高貴。原來死活、貧富、高低、強弱都在神的掌握中,他會按憐憫分配,按公義審判的。哈拿的心因此受安慰,唱詩說:「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,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」。

馬利亞的尊主頌把這兩句演譯為:「我心尊主為大,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」。馬利亞的順服來自對神的敬畏和尊崇,她所認識的神是大而可畏,超越一切;也是良善信實,充滿慈悲和憐憫,幫助凡謙卑投靠他的人。有神就有了一切,神就是她的喜樂。喜樂與快樂不一樣。快樂來自如意的人生際遇和環境,喜樂卻不靠環境好、際遇好、別人待我好,只因為神好,非常好,絕對好,神永遠都好,我就喜樂。

尊主頌也指出,救主的降生顛覆了世人的價值觀。世人推崇強而有力,目空一切的領袖,詩歌卻說:狂傲者被趕散,謙卑者反而得蒙顧念;世人以為有權就有勢,就可以一帆風順,歌者卻說:有權者也會失位,無權位的卑賤者反而升高;世人認定有財富才能無缺無憂,歌者卻說:富足者空手回去,貧窮飢餓者反而得飽美食。救主的降生顛覆了世人的價值觀。

尊主頌也為人心的渴求指出一條更美的路。原來人的欲望有一種詭異:得不到想得的,就會感到失望,這是一種苦;得到想得的,發覺不過如此,那種的失望又是另一種苦。就像詩仙李白所形容的:抽刀斷水水更流,舉杯銷愁愁更愁。我們的人生是由想望與失望交替編織而成,怎會不愁苦?

基督徒作者魯益師說:世上的福樂不是不好,乃是不夠好:它們不過是你嗅到的花香,引你去尋花;不過是迴音,引你去追曲;不過是故鄉的消息,引你去思鄉。那花那曲,我們心靈的故鄉原來都在我們的想望與夢裡,都有伊甸樂園的影子,在那裡神是我們生命與福樂的源頭,我們曾經擁有一份永遠的愛,卻因犯罪而失落了,從此一生都在追尋所失落的,可惜都在神以外來尋找,結果常以假花代替真花,以為已經找到,卻一再的失望。

神瞭解我們的迷失,救主降生要拯救我們脫離罪的綑绑和結局,也要轉化我們的生命,從我們裡面的欲望開始。詩篇卅七4說:又要以耶和華為樂,他就將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。心裡所求的,就是我們的想望和欲望,跟以耶和華為樂有甚麼關係呢?

以賽亞五十三章預言耶穌為我們成為贖罪祭,五十五章就發出邀請:你們一切乾渴的,都當就近水來;你們為何用勞碌得來的買那不能使人飽足的呢?你們要留意聽我的話,就能吃那美物,得享肥甘,心中喜樂。那美物與肥甘就是真正使我們飽足的食物。耶穌說他就是生命糧,吃了永遠不餓;他是生命的活水,喝了永遠不渴。

只要我們的欲望能正本清源,回到神那裡,吃祂喝祂,以祂為正餐,建立健康的心靈,人生其他的福樂像頭擡或點心(或甜品),有則享受而不貪,沒有也一樣飽足喜樂。

使徒保羅掌握了這喜樂的祕訣,在腓立比書第四章10-13 說:我靠主大大的喜樂。這喜樂在他生命裡結出「知足」與「自由」的果子。請聽他說:「我知道怎樣處卑賤,也知道怎樣處豐富;或飽足、或飢餓、或有餘、或缺乏,隨事隨在,我都得了祕訣」。隨事,就是無論甚麼事,超越了際遇;隨在,就是無論甚麼地方,也超越了環境。喜樂能使人知足,不會與人攀比,糾纏在妒忌與貪婪的漩渦裡;喜樂也使人得自由,不受物質或權力的慾望轄制,該做的可以勇往直前,不該做的可以臨崖(牙)勒馬。

神賜給我們人生很多的福樂:健康、家人朋友、生活所需等等,聖誕節提醒我們:救主降生是神賜給我們最好的禮物,盼望我們拆禮物的時候,不要只注意禮物的包裝,人生各種的福樂,希望我們像馬利亞一樣,看到這禮物的貴重,寶貝這禮物,像她一樣說:我心尊主為大,我靈以我的救主為樂。


迎接和平之君—--恐懼中的真愛

救主降臨節期信息系列(二):

迎接和平之君—--恐懼中的真愛

美國報紙專欄作家 Ann Landers每月收到一萬多封讀者來信,向她請教不同的難題。有人問她最多人提出的是甚麼難題,她說是懼怕。在文明科技發達的社會,人最大的問題仍然是懼怕。

新冠病毒好像老虎,已經咬死很多人,仍不滿足,還在遍地遊行,虎視耽耽,人心惶恐怕受感染,失去健康,甚至生命。其實沒有疫情,人仍然有很多恐懼。沒錢怕餓死,有錢怕賠錢;沒權怕別人欺壓,有權怕別人奪權。單身怕孤單想結婚,結婚怕失去自由想單身。恐懼會使一些人憂慮不安而退縮,使另一些人為了自衛產生攻擊性的行為。

「不要怕」三個字重覆出現在聖誕的故事。天使向祭司撒迦利亞說「不要怕」;向牧羊人說「不要怕」。耶穌的肉身父親約瑟也怕,馬利亞雖然已許配了他,還未迎娶就懷了孕,怎麼會有這樣的事?這對做未婚夫的他,會是奇耻大辱。按當時猶太人的律法,未婚媽媽不是用石頭打死,就是被趕出家門,最終以賣淫為生。約瑟卻愛惜馬利亞,不忍心未婚妻公開受羞辱,落到如此下場,不如趁早了結這個關係算了。可以想像他心中的恐慌,甚至把疑慮帶進夢裡。天使就在夢中對約瑟說:「不要怕,只管把馬利亞娶過來,因為她懷的孕是從聖靈來的。」1真相大白,約瑟可以鬆一口氣了。

愛裡沒有懼怕,約瑟敬愛神,疼愛未婚妻,於是不顧一切照天使所指示的,把馬利亞娶了過來。後來他的生活方式完全被打亂,馬利亞與耶穌成了他生活的中心。耶穌兩歲時約瑟必須帶母子逃去埃及,躲避希律的屠殺。他們後來要在拿撒勒落腳,有家歸不得。2愛裡沒有懼怕,也義無反顧。

耶穌的母親最有理由害怕了!一定有千百個問題在她腦海裡旋轉。可是天使對她說:「馬利亞,不要怕。」因為她要生的聖者是神的兒子,祂的國要到永遠,沒有窮盡。天使還指示馬利亞給兒子起名叫耶穌。愛裡沒有懼怕,馬利亞對天使說:我願意獻出我的身體,請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。3

馬利亞和約瑟起初的害怕是可以理解的,他們是有血肉之軀的人,這個天降的大任突然臨到,任何人都會恐懼戰兢,手足無措。但恐懼加上愛,就會產生一種意想不到的勇氣,甚至做出使自己、使別人也驚訝的事來。

恐懼是一種能量,若缺乏愛,有時會使人做出很恐怖的事,好像希律王聽見耶穌將成為猶太王,取代自己,憂懼促使他把伯利恆兩歲以下的男孩全都殺滅。然而,恐懼若加上愛,就能拼發極大的能量,助人和救人。疫情當前,許多前線的醫護人員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救護受感染的病人,使我們感動。愛不但能克服恐懼,也能轉化恐懼成為勇氣,做出平時不敢做的事來。

耶穌的降生不但是一個愛的偉大故事,也告訴我們如何接上愛的源頭。我們愛,因為神先愛我們。

創世記和約翰福音第一章拉開了太初的序幕,就是還沒有時間、宇宙與人類之前,神子耶穌已經與聖父、聖靈同在。三一真神在永恆裡互相內住,彼此相愛。他們一同創造萬物,且照自己的形像和樣式創造了人類,使人和他們一樣,在愛的關係中存在,互動而合一。

始祖犯罪墮落,明顯的後果就是愛的關係斷裂了。失了愛,懼怕就產生了。始祖犯罪以後害怕面對神,就與神隔離;害怕面對自己,就遮掩自己的過錯;害怕面對彼此,就互相推卸責任。三一真神彼此說:「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,能知道善惡。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吃,就永遠活著。」你聽見了嗎?這是父母為浪子悖逆而作出哀痛的歎息;神在慈愛與公義的矛盾中,痛苦地做了一個決定,把人趕出伊甸園。4

從此人類世世代代在罪惡的泥沼中掙扎,在痛苦的深海裡浮沉。神的心卻像一個沒法癒合、愛的傷口;祂終日透過先知,向迷失的兒女呼喊說:「轉回、轉回吧!何必死亡呢?」5 「我怎能捨棄你?怎能棄絕你?」6三一真神的心滿懷憐愛,「商議」如何為人類預備贖罪祭,成就救恩。為愛而留下的傷口,也只能以更大的愛來填補。

以賽亞先知聽見了,也看見了。他興奮地預言說: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,看見了大光。「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,有一子賜給我們。」7數百年後,神的獨生愛子道成肉身,住在人間。當時施洗約翰見証說,耶穌就是那要照亮世人的真光。有一次,他指著耶穌說:「看哪!神的羔羊,除去世人罪孽的。」8 神的愛子將親自成為祭牲,成就救贖。

耶穌完成使命後,祂最貼心的門徒約翰見証說:神差祂獨生子到世間來,為我們的罪成了挽回祭,使我們藉著祂得生,恢復我們與祂愛的關係,這就是神愛我們的明証。神就是愛,愛裡沒有懼怕,神的愛是真愛,是完全的愛,能把懼怕除去。9

神為了愛我們,不惜捨棄所愛的獨生子,保羅說:既是這樣,還有甚麼說的?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,豈不也把萬物和他白白的賜給我們嗎?難道還會留下甚麼好處不給我們嗎?基督徒會遭遇缺乏、病痛與困苦,會裡外受敵,魔鬼會像對待約伯那樣要打擊摧毀我們的信心。在這些使人害怕的時刻,好像站在懸崖邊緣,一不小心就會掉下深淵的時刻,「既是這樣」這句話可作我們救生的繩子。

既是這樣,誰能敵擋我們呢?既是這樣,誰能控告我們呢?既是這樣,誰能定我們的罪呢?既是這樣,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?10

抓緊「既是這樣」的繩子,因為它是緊緊拴在基督為我降生的真愛磐石上,絕對安全可靠,不要怕。

註):

1馬太福音第一章1-20節

2馬太福音第二章13-23節

3路加福音第一章26-38節

4創世記第三章22-24節

5以西結書第卅三章11節

6何西亞書第十一章8節

7以賽亞書第九章6節

8約翰福音第一章29節

9約翰壹書第四章9-10; 16-18 

10 羅馬書第八章31-39節

 

 

 

 

 


迎接和平之君—--黑暗中的盼望

救主降臨節期信息系列(一):

迎接和平之君—--黑暗中的盼望

邱清萍

一個人不怕病,只要有康復的希望;不怕窮,只要有脫貧的希望;不怕工作辛苦,只要有升級的希望。新冠病毒自年初爆發以來,各地感染和死亡的人數不斷攀升,專家預測寒冬會使疫情更加惡化,我們的心都在切盼疫苗的出現。

盼望是為患難和黑暗而生的,沒有黑暗就不需要盼望。路加福音第一章67-79節的「撒迦利亞之歌」最後兩句說:「因我們上帝憐憫的心腸,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,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,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」。當時的以色列人已經亡國四百多年,受盡逃亡漂流之苦,在羅馬政權下苟且偷生。撒迦利亞之歌把他們在黑暗裡的盼望,好像快要熄滅的炭火再次挑旺起來。

這首歌預言救主將要來臨,拯救就在眼前。黑夜將要過去,黎明的曙光要帶來盼望,帶來生機。清晨的日光指的就是主耶穌,祂本是神,從高天降臨到地上,為的是要照亮在死蔭黑暗裡的人。

祭司撒迦利亞很明白盼望的重要,可是在個人的際遇裡卻嘗盡失望的痛楚。路加福音一章6-7節記載他和妻子伊利沙伯無論出身家世、行事為人、事奉各方面都無可指摘,「只是」沒有孩子。「只是」這兩個字承載著多麼沉重的遺憾!好像一個金碗有了破口,一件美衣出了裂縫。

很多人生命裡都有類似的遺憾,一個未圓的夢、一次刻骨銘心的傷痛、一次失足或失敗,使一個似乎完美的人生因這個「只是」有了缺口。有些人不相信人生有翻轉的可能,許多年把自己的心都冰封在怨恨、苦毒及自責的回憶裡,爬不出來。

祭司的遺憾是沒有兒子。舊約沒有清晰的永生觀念,一個人生命的延續是要靠傳宗接代,沒有兒子是人生極大的遺憾。但現在有好消息,神要賜他一個兒子,就是施洗約翰,要使許多以色列人回轉歸向神。撒迦利亞是神的祭司,聽到這消息應該很興奮才是,可是他不敢相信,太不可思議了,我們夫婦都已經這麼老了,怎麼可能有兒子呢?

神的話不會落空,後來他的妻子伊利沙伯果然懷了孕,生下約翰,六個月後,耶穌也誕生了。撒迦利亞在兒子出生不久,被聖靈充滿,說起預言來,也就是後人稱為的「撒迦利亞之歌」。清晨的曙光已出現,神記念祂與先祖亞伯拉罕所立的聖約,為他們興起救主,要將人從罪惡中拯救出來;而他兒子約翰將要作至高者的先知,行在救主面前,為祂預備道路,宣告救恩的來臨。撒迦利亞唱頌說:「因我們上帝憐憫的心腸,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,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,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」。

撒迦利亞從絕望到盼望,然後看見盼望的實現,這豈不是我們在疫情及混亂世代中所嚮往的嗎?很多人都有疫情疲乏症,已經八個月了,還要多久疫情才結束呢?我們對疫情的恐慌,居家隔離的孤單,生活多方面的停擺,及對將來的焦慮,這些都要到幾時呢?黑夜何時過去,清晨的日光何時出現,我們何時才能有平安呢?

以馬內利已經降臨,耶穌不但帶來赦罪之恩,除去我們與神與人之間的隔閡,也要帶來永恆的平安,從心靈的平安開始,一種不因環境際遇而搖擺的平安,使我們臨危不驚、在風暴中仍然穩妥的平安。這個盼望不但可以實現,而且遠超我們所求所想的。

撒迦利亞得了兒子是一件喜事,是盼望的實現,但也超越了他所期待的。他的兒子約翰一直未婚,後來為了忠於先知的召命,在淫亂的希律王面前直斥其非,惹來殺身之禍,人頭落地。他殉道了,如何傳宗接代?這個起初的盼望又如何實現呢?原來耶穌基督已開了永生之門,人不再需要靠傳宗接代延續生命,撒迦利亞在歌中第75節很有信心地說:因這救恩,他可以終身坦然無懼地用聖潔、公義事奉神。有了永生的盼望,就可以不把幸福交付無法掌握的際遇,就能坦然無懼在世過一種「外面有風,裡面無浪」的日子。

作為人,我們都曾經有過盼望,後來又失望的經歷。我們的盼望若只在解決眼前的困難,老實說,我們還會再失望,因為一個困難解決了,另一個困難又會出現;黑夜過去,還會再回來。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心靈沒有黑夜的生命,一個日光常存的盼望。

以賽亞書六十章20節說:「你的日頭不再下落,你的月亮不再退縮,因為耶和華必作你永遠的光」。神如何成為我們永遠的光?耶穌說:我就是世界的光。跟從我的,必不在黑暗裡走,卻要得著生命的光。(約八12)一個人有了耶穌的生命,就有了不會熄滅的光,永存的光。

舊約先知早就預言耶穌的降生,幾百年後救主果然降臨,主耶穌33年走人世的路,後來釘死十架,成就救恩,三天後復活,有超過五百人見過復活的主。希伯來書十一章1節說:信是所盼望之事的實底。兩千多年來,超越國家種族、千千萬萬的人與這位進入人類歷史的主相遇,成為我們盼望的實底;聖經預言耶穌要第二次再臨,信靠祂的人要永遠與祂同住,這是我們終極的盼望。

人生的際遇飄忽無常,常存的只有信、有望、有愛。耶穌歷史性的降臨不但成為我們信心的確據,也因以馬內利常同在,讓我們在苦難人生中經歷到祂不離不棄的愛,祂已經給了我們常存的盼望,活潑的盼望。這盼望不會因苦難而消減,反而更加的堅定。保羅在羅馬書第五章教導說:患難生忍耐,幫助我們培養忍耐;忍耐生老練,塑造一個成熟的性格;老練生盼望,使我們隨時準備好迎接神已經賜給我們的盼望,一個不會落空的盼望,就是主的再來。

主耶穌啊,我願你來。